Friday, November 17, 2006

小杜出題:愛的教育

雖然沒有把《肥田囍事》從頭到尾都看過一遍,但我看的幾集,不約而同談及肥田如何憑藉「心靈相通」這個指導標準來尋覓真愛,可見肥是綽頭,愛才是本地電視劇永恆關心的課題,愛還不夠,非必要是「真愛」才合格。

我都是喝電視奶汁長大的一代,看了這麼多年的電視劇,喜歡與否,都已給植入了某套特定模式的愛情觀。我們只要看片頭曲,就可掌握劇中多線的人物關係;看完第一集,已經可以猜到結局時,誰跟誰結成一對,有兩大方程式:

1。開頭鬥氣的,中段會因為共患難而互生情傃,彼此卻不知對方心意,走了一大段冤枉路(以集數計,大概是第十七集上下才會真相大白),最後共諧連理。
2。開頭是天生一對,中段有第三者橫刀奪愛或被奸人所害,雙方因種種錯摸而產生誤會,分開,彼此思念,重新戀上,最後共諧連理。

在兩大模式中,最後勝利都是「真愛」,奈何看了這麼多年電視劇,對於何謂真愛仍然是一頭霧水,真愛沒有內容,卻是解釋一切的終極原因,編劇用它來撮合本來不可能在一起的兩個人(而所謂不可能在一起,也是編劇擺弄出來的,以肥田和阿喜為例);用它來喚醒昏迷多時的病人;用它來叫失憶的戀人恢復記憶;用它來讓犧牲看來合理;用它來戰勝邪魔外道......

「真愛」好使好用,看得多了,我們難保不想也來點「真愛」,然而,人生總是書到用時方恨少,久經訓練的電視迷,真要談一場戀愛,一定會發現,這是一場失效的「愛的教育」。

Thursday, October 26, 2006

葉小東出題:博客的自由與責任

近年來,博客(blog)成為了互聯網的新玩意,除了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想法,不少博客論及社會文化和政治,形成了一種網絡虛擬社區。博客玩家(blogger)相當於擁有自己公開發言的渠道,成為資訊的製造者和傳播者。

博客不受主流媒體的限制,增加了小眾的發言途徑,也可以藉此建立新的社群,累積影響力,反過來引起主流傳媒和大眾的注意。在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,大量博客湧現,參選人和市民都成了政治博客,為選舉增添了不同的聲音。在資訊封鎖的中國,博客也展現了它的社會力量。去年黑龍江發生水災淹死學生的慘劇,大量民間見證的博客文章立即湧現,反駁地方官對災情的隱瞞,最後,官方修正了消息。

然而,隨著公開發表言論的門檻不斷降低,博客裏也湧現一些具攻擊性、侮辱性或煽動性的言論。去年十月,新加坡首次對兩名在博客中發表種族煽動性言論的年輕男子判刑。此外,不少博客發佈色情內容、揭露隱私,也有一些政治家或公司以博客為渠道,肆意攻擊對手或作出誹謗,內容確是真偽難辨。

事實上,只要找一台電腦,就能以「匿稱」不負責任地在網上盡情「放矢」,毋須經過修改或審查,輕則誤導小眾,重則引起社會混亂,影響威力確是「無遠弗屆」。吊詭之處是,博客既擁有如一般大眾媒體的影響力,卻沒有相關的承擔或監管機制。

目前某些博客網站的運作理念幼稚簡單,為了增加人流,網站以炒作、謾罵等方式來滿足人們的窺私慾與泄憤心理。曾看過一篇訪問博客網站負責人的報導,他說:博客服務提供者類似於現實社會的地產開發商,只提供房子,如果兩個住戶在裏面打架,網站也沒有什麼辦法阻止,況且這還能增加網站人流。而當事實表明,「嘩眾取寵、謾罵炒作」和「專業客觀」的傳媒影響力不相伯仲時,我們有否低估了博客的潛在負面力量?有否高估了資訊爆炸年代下大眾的批判能力?「自由市場」論者又是否過於樂觀?

筆者質疑,當「言者自律」未能發揮功效時,有否需要建立承擔機制?博客的匿名性極高,而博客網站又大都有免責條款,聲明博客內容不代表網站立場。一旦受害者要追究責任,單是追查發帖人這一環節,已面臨技術方面的障礙。

我聯想起維基百科(Wikipedia),它是網上開放式的百科全書,網民可以自由撰寫並修改。為了確保內容的準確性和可讀性,維基網網民自發成立監察平台,「提名」有問題的網頁作出公開討論,並可能對此進行修改。在這方面,對於同屬開放式的博客,有否參考之處?

如何平衡言論自由與社會責任,讓博客更充分發揮「新媒體」的作用,顯然是不能忽視的問題。

Saturday, October 14, 2006

文心出題:電影的視界

早陣子,內地電影圈鬧得熱烘烘的新聞,是馮小剛的《夜宴》和張藝謀的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,爭奪代表中國內地參加明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角逐,結果是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和《夜宴》將分別代表中國內地和香港參賽。

《夜宴》有一半資金來自香港寰亞公司,屬於內地和香港的合拍片,因此有資格代表香港。中港合作的合拍片,其實已不是新鮮事,遠的有李翰祥的《火燒圓明園》、九十年代有李惠民的《新龍門客棧》、張婉婷的《宋家皇朝》,近年有周星馳的《功夫》等。當然在實行CEPA之後,合作應會更自由、更頻繁。事實上,近年全球電影市場,不單在影片上,在資金和人才上亦日趨流動,演員周潤發、導演吳宇森、武指袁和平便是我們較熟悉的例子。

雖然《夜宴》中的吳彥祖、袁和平、葉錦添等都是香港人,然而《夜宴》仍給我一個內地片而不是港片的感覺。這種感覺從何而來?因為導演、演員的籍貫?因為電影的語言?因為劇本的故事?我也不肯定。此片作為商品,明顯是中港合拍片,但若作為作品看待,以它代表香港,總有點怪怪的感覺。

內地有關「衝奧」的評論,其中兩條值得想想。一條是批評中國導演的「衝奧」情意結。論者認為奧斯卡只是美國國內一個有一定國際性影響的電影獎項,可是國人卻將奧斯卡看成幾乎與諾貝爾獎一樣,甚至認為獲獎代表中國成為真正的世界強國,是一種心病。姑勿論導演或國人是否有這種情意結,但我們的眼光卻是不能否認的狹窄,對內地、台灣、歐美、日本、韓國之外的地區,我們有多大認識?我們又知不知道,原來每年全球製作電影數量最多的地區,不在這些我們熟悉的地方,而是距離香港不遠的印度寶萊塢(Bollywood)?

另一條是批評近年投資龐大、打著「衝奧」旗號的都是清一色古裝片。論者質疑,為何面向世界時,中國就只有古裝片。如果電影是一種文化的反思和表現,這類大片在講述一個怎樣的中國?在那個我們想象歐美腦海中那個「想象的中國」之外,現實的中國究竟是怎樣?同時,陳凱歌的《無極》、周星馳的《功夫》,甚至是李安的《臥虎藏龍》等大片,都曾被批評為了登陸歐美,在劇本和手法上迎合歐美觀眾而放棄本來面目。電影可以擔當文化歷史入門書的角色,但這個功能會否隨著各大片為爭奪歐美市場(不是全球)這肥肉而慢慢褪色?又或者,這是個全球現象,不獨中國專享?

不過,我為何要如此關注我們的電影,是否能反映我們自己?

註:CEPA,《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》,其中一條為「香港與內地合拍的影片可視為國產影片在內地發行」。

Wednesday, September 20, 2006

柯貴妃出題:吃老祖宗的飯

內地的歷史文化名城何其多,每個動輒有數百至數千年歷史,吸引遊客的賣點無非是古蹟文物故事加上點點傳奇。

怎樣吃這口老祖宗留下的飯才好?當文物古蹟建築都被無聲無息(或是無法無天)的連根拔起時,還有甚麼材料可轉化成既能彰顯該城市的歷史質感,又能賺錢的旅遊產品?上月到了成都一躺,灰濛侷熱的天氣加上沉悶刻板的城市規劃,再配上步行街冷氣大商場這些很深圳化的所謂市中心downtown地段,令我對這四川省會不存厚望。誰不知短短三天的旅程,這地方教曉了我文化真是一盤好生意。

錦里位於武侯祠旁,是個旅遊消閒地段。內裡都是仿古建築,有酒店、餐廳、酒吧、商店、小橋、流水、古戲台、小攤檔…隨了非常異相的星字美式咖啡連所店進駐了門口位置之外(可惜並無出售麻辣latte或frappuccino,乃試途回應當地文化的一大敗筆),內裡售賣的無論是成都小吃、皮影川劇臉譜或三國概念產品,從包裝到質素也還不賴。張飛牛肉、諸葛亮的羽毛扇、三國人物臉譜書籤撲克牌、川劇臉譜概念汗衣、變臉絕技、手影皮影表演、木偶戲…應有盡有,賣的是當地獨有的文化歷史背景所衍生的種種傳奇。在武侯祠內觀賞川劇雜項表演感覺很有趣,於天井位置設半露天的舞台和觀眾席,座椅是藤造的,一邊喝焗盅茶、一邊剝瓜子吃花生、採耳撥扇者有之、叫罵動粗者亦有之,台上繽紛,台下紛擾,卻竟然覺得趣味無窮。當下的生活與豐厚的歷史感竟然出其不意的交疊,竟有說不出的和諧。所住酒店的位置在重整了的古街琴臺路,全路以西漢時期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愛情故事貫穿,兩旁全是仿漢唐建築,配合周邊的杜甫草堂青羊宮,構成一個擁有歷史氛圍的小區。

有人可能覺得這種建假古董的做法俗不可耐,但個人覺得總比盲目移植別人文化的主題公園有意思。老祖宗縱使留下了飯,我們也得花點心思想想怎樣才可長吃長有。香港有否留下老祖宗的飯?我們現在吃的又是甚麼?

Wednesday, September 06, 2006

小勁出題:旅行的意義



不知各位《博聞博客》的讀者,在這個暑假有甚麼「搞作」?我在八月時拿了大假,到了英國及意大利走了一轉,旅行期間一段經歷,我覺得可以拿出來和各位分享。

話說本人在米蘭時,到了當地的「布雷拉」美術館(Pinacoteca di Brera)參觀,這間美術館既是一間美術學院,也兼具畫廊的功能。雖說布雷拉美術館名氣甚大,且收藏不少十五、六世紀後的畫作,但是我在參觀時卻感到納悶:因為所有解說都是以意大利文寫成,英文完全欠奉,結果看畫時我只有「靠估」,欣賞指數自是大打折扣。

後來將這個不太愉快的經歷,向早已移居當地的一名朋友傾訴,對方連忙「安慰」說,米蘭就是這樣子,就是那麼 “tourist unfriendly”──「不友善」者,就是不懂如何面對遊客,例如博物館或遊客經常到的地方,都欠缺英文介紹,即使是有也譯得錯漏百出,就算是遊客經常使用的交通設施,文字指示如稀有動物之餘,與工作人員溝通也是一件苦差。我這名朋友所說的都沒有錯,因為我在這個城市逗留期間,也吃過不少「苦頭」。

不過後來回到倫敦,到了名氣也同樣響噹噹的「泰特英國畫廊」(Tate Britain),邊看該館引以為榮的特納(JMW Turner)館藏時,一個想法突然在心頭掠過:嘿,這裡的館藏解說,還不是只有英語一種,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覺得親切,而在米蘭時感到疏離?這除了我懂英文之外,還有沒有其他原因?若果一個不懂英文的意大利人,走到這裡看畫時,會不會有「對遊客不友善」的感嘆?

我在想,所謂「友善與否」的衡量標準,就是有沒有英文這回事,但是我們是在「我們懂的英文」的立場上,來作出有關決定的。在這個過程中,無異是凸顯了英文作為 “Lingua Franca” (通用語)的地位,但是以英文流通與否去作為一個城市(以至國家)是否面向世界及與國際接軌的標準,那麼我又會懷疑這是否公平及唯一的準則了。作為「既得利益者」(懂英語)的我們,在享受英語作為強勢語言的優勢時,是否又應反思這當中有沒有問題?我們是否看扁了本土的語言?

同樣地,香港人外出旅行時,要求的是玩樂方便、享受舒適、吃喝豐富、盡情購物,總之就是以「享樂」二字先行。這可能是之前所述的「英文強勢問題」的變奏──也即是凡是以自己的角度先行,並以此為評價對方的準則。或者,需要作出改變的是我們的思維。

後記:起題時十分煩惱,總不知道應該寫甚麼才好,於是借用了陳綺貞同名歌曲的名字。

Tuesday, June 20, 2006

文心出題:遵守規則未必好?

世界盃沒開始幾天,已先後出現幾次誤判。對球隊當然大有影響,而在該場下注的「球迷」,相信亦有不少會喊打喊殺,極度不爽!皆因球證的判斷有誤,有未能「按章工作」之嫌。

幾個巴士公會剛發動一輪工業行動,要求加薪,而它們「脅迫」資方的方法,竟然是「按章工作」。細看內容,巴士車長「按章工作」時:只靠左邊慢線行駛而不會爬頭、維持時速50公里行車、上落客時要對正巴士站才開門、乘客坐定才開車等。咋看之下,這些不正正是車長平日都應該為安全而做的事嗎?這種正常、甚至必須的行為,竟然能成為工業行動,那是否竟味著,平日行車一直是「違章工作」?想起來,心中會否有點毛毛的?

按章工作,即是嚴格依照規則、指引、程序、時間表等既定準則去工作。這類章則的訂立,大多是為了安全、效率、公正、管理等原因,讓員工跟從,確保一定的工作質素。然而,在實際工作環境下,員工往往需要靈活變通,上司亦要提供彈性,工作才更順暢。這是否意味著,規則其實是一種束縳?又或者,是上司經常都要求員工做「額外」的工作?這可能就是「按章工作」成為工作效率(相對)低下的代名詞的原因。

人們常說:「規則係死既,人係生既。」若有人只按著規矩辦事,我們會覺得他死板、官僚。但與其抱怨:「駛唔駛執得咁正呀?」不如認真想想,那些密密麻麻的章則,內容是否合理。

有人是章則的死忠派,也有人會起來反對章則。法律可說是社會的章則,而「公民抗命」就是反對法律的一種方式。當一個公民發現某一條法律、行政命令不合理,但通過上訴、遊行等方法都未能爭取改變時,就會透過和平非暴力的手段,在願意承擔違法的代價之下,故意公開和高調的「以身試法」,希望藉此引起大眾及輿論的關注和同情,迫使政府修改「不公義的法律」。

印度聖雄甘地、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都曾經用過「公民抗命」的方法去反對他們認為不合理的法例和政策。昔日,美國的黑人和白人在巴士上要分開坐,違者會被補。有人不滿這種歧視的法例,便發起行動,邀請黑人和白人在巴士上一同坐。行動過程中不少人被捕和受襲,但卻激起更多人加入行動,最後成功迫使政府取消分座的規定。

按章也好,違章也好,關注點應該放在行動的原因,和章則的合理性上。其實我總覺得,未知是否為了適應現實的社會環境,香港的學生早已被「訓練」成懂得「按章工作」,亦即是學習讀書 = 應付考試。你認為這是一種靈活變通,抑或悲哀?

Wednesday, June 14, 2006

小杜出題:猝死

接連有年輕人在睡夢中猝死,叫人惋惜,卻也是一記當頭棒喝,提醒我們,生命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長,死亡看來很遠,其實很近。

這麼說不是為了嚇唬人。雖然怕死是人之常情,但怕是一回事,面對是另一回事,不管你怕不怕死,那一天總會來臨,我認為坦然談死,是為了更好的生。如果你是那種聽到四跟死都立即說句「大吉利是」的人,你或許更應該讀一下去年出版的一本書:Chasing Daylight: How my forthcoming death transformed my life(McGraw-Hill出版)。作者Eugene O'Kelly是美國會計界龍頭公司KPMG的前行政總裁,2004年,他53歲,正在人生的巔峰,醫生卻告訴他,他患了腦癌,情況不樂觀,大概只能多活三個月。他就用這段時間,寫了這本書,直視死亡,是為了善用僅餘的生命。他跟親友訂下最後的約會,又為自己和家人製造 ‘great moments’,希望為家人留下深刻而難忘的片段。

O’Kelly04年9月離世,說人死如燈滅嗎?書在他死後一年面世,觸動了為生活疲於奔命的人的神經,掀起了不少有關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的討論,他再不是運籌帷幄的CEO,但他喚醒了人們對生命價值的關注,他不但為自己安排了一場「好死」,更提醒了大家要「好生」。

怎樣才叫「好生」?這確是因人而異的,霍金大半生困在輪椅上,不得自由,但他說得多好,有生命,就有希望。

很少人可以如O’Kelly般預知死亡的來臨,活好每一天,就是對死亡的最佳態度。對於居然想主動尋死的人,請聽聽陳奕迅唱的《怕死》,閉上眼睛,留意歌詞,想到生命無盡的可能性,誰捨得死!

「談戀愛 遊天地 做喜歡的工作和享受遊戲
一死了 怎細味 一想死 la...la...la...
強壯地 吸口氣 來看戲 來打機
來接吻 來添飯 來簽些卡也好過去死 唏」